<label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label>
<strike id="gyn4u"></strike>

      <code id="gyn4u"><small id="gyn4u"></small></code>
      
      

        <object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object><th id="gyn4u"><sup id="gyn4u"><acronym id="gyn4u"></acronym></sup></th>

        <tr id="gyn4u"></tr>
        <object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object>

        中國安防行業網

        首頁 > 行業研究 > 正文

        中國安防“遇冷”的 2018——發展中的問題與趨勢
        2019/4/28 15:43:00   雷鋒網      關鍵字:中國安防, 2018,問題與趨勢      瀏覽量:
        透過?低、大華股份等15家上市企業的相關數據可以看到,他們2018前三季度增長速度開始放緩:第一季度累計增長35.92%、第二季度累計增長27.22%、第三季度累計增長24.14%,逐漸遞減。

            2018年,于安防行業而言,是圈外熱鬧、圈內失落的一年。

        透過?低、大華股份等15家上市企業的相關數據可以看到,他們2018前三季度增長速度開始放緩:第一季度累計增長35.92%、第二季度累計增長27.22%、第三季度累計增長24.14%,逐漸遞減。

        針對上述情況,有人提到,2018年傳統安防上市企業業績增長放緩,主要因為AI公司及跨界巨頭的聯合搶食所致。因此并不能通過老牌上市公司增速下滑斷定整個安防市場遇冷。

        但不少業內專家和行業高管向雷鋒網透露,外界口中的頭部AI獨角獸搶單,更多體現在增量市場的競爭層面,但這部分份額對于上市安防企業原有業績的影響較為有限。他們認為,不止是上市公司,2018年整個安防市場營收的增速確實在下滑。

        從?低曋袌蠹澳陥髞砜,2018年前三季度,?低曊w營收達338.02億元,同比增幅21.90%,小于去年同期增長幅度;另外,海外業務方面的毛利率在今年年中出現小幅回落并低于30%。

        與此同時,大華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150.31億,同比增長28.21%,增速同樣低于去年同期增長幅度;海外業務方面的毛利率今年也低于30%。同時,凈利潤率為9.34%,同比減少1.56個百分點,環比減少3.45個百分點。ROE同比亦有小幅下降。

        作為中國的安防雙雄,這份成績單稍顯平淡無奇。

        對于未來預期的不樂觀還可以體現在股市上,今年10月19號,大盤跌破2500點,?低曉俅伪23元的價格,這是繼去年5月2號上證指數3147開盤,?23.07開盤(復權價)一路飆升至44.06元之后的腰斬。

        一來一回,?档氖兄狄褟捻旤c的4000億左右跌到如今的2500億左右;而大華股份也從頂峰的800億左右跌到如今的400億左右。

        內外受限

        任何一個行業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增速都會放緩,這是必然的趨勢,也是商業鐵律。

        而當下的安防市場在遠未達到天花板之際,卻遇到了整體增長疲軟問題。因此,這更多是一次偶然的“遇冷”,而非必然的“寒冬”。

        那“偶然”的背后是什么?內部債務問題與外部貿易戰。

        今年上半年,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在北京走訪了三十多家安防企業,其中部分企業高管向雷鋒網表示,主要增長壓力來自相關部門的財政壓力。

        他們談到,由于地方債務問題,很多項目都暫時停滯;即便成功拿下訂單,后期如約結付賬款也存一定問題。

        2018年以來,地方債務隱憂再次浮上水面,數個平臺公司出現違約,諸多地方債務融資項目難產,風險逐步暴露。

        數據顯示,目前多個省份的部分區縣實際債務(加上隱形債務)至少是當地財力的2-3倍。其中某區的支付預算是10億元,加上轉移支付、政府基金、總財力大概30億元左右,而它的實際債務大概是50億元左右。

        標普全球(S&P Global)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提出,預計2017年中國“隱性”地方債務高達40萬億元人民幣(合6萬億美元),相當于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0%,這一比例已經觸及了國際警戒線。

        鑒于此,今年相關部門緊急下發《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形債務風險的意見》(中發〔2018〕27號)文件,表示將統計地方隱形債務,地方違規舉債終身追責。

        一來債務太多、再來舉債追責。

        強壓之下,地方相關部門在巨大的行政支出和急迫的基礎建設上左右為難,而在以PPP為主的大型平安城市項目建設上,地方政府更為謹慎。

        今年三月份,某省便貼出一紙《關于暫停開發區2016年--2017年政府類項目的通知》,通知稱,對2016年、2017年政府投資類所有續建及未開工建設項目一律停止施工。

        文中要求,要從源頭上杜絕新增政府債務。全區發展改革系統要把加強政府投資項目管理作為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的重要工作,盡力而為、量力而行,不提不切實際的目標,不搞寅吃卯糧的工程,寧可發展慢一點、也決不違規舉債,堅決剎住無序舉債搞建設的風氣,確保政府違規舉債零增長。

        早在去年11月,財政部便主導了一場對總投資17萬億元的萬余個PPP進行集中清理,不合規的項目被清退,而清理期限是今年3月底。

        有當地從業者提到,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已經暫停PPP,改成EPC模式,即政府發包模式——由政府出資,找施工單位,政府有多少錢做多少事。

        回顧歷史,安防行業此前曾在2015-2016年遇到過一次‘小寒’,主要由于反腐與行業價格戰所致。

        安防建設通常附屬于地鐵、機場、能源等大型工程項目中,具備一定隱蔽性,也為一些灰色行為的滋生提供條件;另外,在招投標過程中,一些部門集方案制定者、資金安排者、招投標工作仲裁者等多角色于一身,他們擁有決策、執行、監督大權。

        而反腐工作的加強,則對部分項目透明度有限的安防市場,起到了間接的“降火”作用。

        至于安防行業著名的價格戰則無需多言,上市之后,?低暤绕髽I在平定外憂之后,又快速發起‘價格戰’解決內患。

        他們利用足夠大的資金杠桿大力發展安防渠道市場,卡住了分銷市場的咽喉,然后通過“低價”策略攪渾市場,獲取客戶,價格戰因素主要體現在行業的毛利率上。

        相比2015-2016年的“小寒”,2018年中國安防發展“遇冷”,除了內部問題,還體現在經濟周期性問題及外部問題上。

        2008金融危機之后,世界格局開始了新一輪的更新,自由市場經濟被越來越多的國家競爭所替代,每個國家都在強化自身力量,國際局勢劍拔弩張。

        對于安防行業來說,最大的壓力是美國對芯片出口的限制。以?低暈槔,在芯片的采購方面,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相關芯片大多來自于英特爾與英偉達,基礎芯片主要是來自于華為海思和TI。

        這些年,受限于國內市場的逐步收緊,各大安防巨頭較為重視海外市場的開拓,所占營收穩步提升,成為各大公司盈利能力是否強盛的重要因素之一。

        先看數據,無論是營收還是毛利率方面,2018年?岛痛笕A的海外市場在一定程度上都出現了下滑。

        對于一系列法案實施后該如何應對,?低暤裙緯簾o對策,他們在這個問題上于?低暼径鹊碾娫挄h中沒有做應答;有意思的是,對于15-16年的情況,?祫t表示非常有信心能夠恢復需求。

        回應的巨大不同反應了一定的現實問題。

        2019,會好嗎?

        在國際經濟形勢面臨不確定性,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尚未得解決、國內宏觀環境去杠桿的大背景下,面對即將到來的2019年,安防市場會更好嗎?

        從外來看,貿易戰對相關企業造成的實際短期影響較大,長期走向不可預測。

        客觀來說,美國在制裁?、大華等安防企業上,沒有強必要性,視頻監控行業并非高科技戰略產業,難以威脅到美國核心利益,如果后期全面制裁,美國芯片、硬盤廠商受影響更大。

        再來,技術出口管制在美國有一套非常成熟的體系,體系里面針對不同的產品,不同的技術有分門別類的管控,安防企業用到的只是一些普通器件,不需要特別管制。

        ?低曄嚓P負責人表示,回到芯片本身,隨著 SoC的發展,IP開源可以交易,SoC的開發變得比較容易, 帶有AI引擎的SoC發展很快,現在基于SoC的AI芯片也在陸續推出,這些發展也可能會反過來制約美國的出口管制。

        如果美國采取更加極端的策略,那么眾多在產品的設計上會優先選擇非美國的元器件,長期來看對美國更加不利。

        另外,除了美國市場,海外其他市場有非常好的可塑性。

        該負責人透露,看到中國的“平安城市”做得很成功,印度從四年前開始提出平安城市,去年開始落地,印度有很多社會的問題需要這類工具來加強治理。

        印度也有很多需求需要我們去做產品的定制,比如珠寶行業,它的生產、加工的管理需要相機有特別的定制,所以需要廠商有單獨的投入。

        在俄羅斯市場可以看到,硬件制造的生態幾乎不存在,但是軟件方面非常強,比如 AI 用于人臉識別方面,俄羅斯的技術發展和中國活躍度相當,當地工程商、集成商運作大項目的能力較強,能應對復雜的項目挑戰。

        相關企業可以加大投入,把行業蛋糕做大,把那些不知道如何應用的,沒有被充分開拓的市場更好地激發起來,用視頻的手段去解決更多的問題。

        在他看來,美國的市場正在經歷著一些變化,但世界的市場并非只有美國。其次在美國中國安防企業并不需要退出,我們依然能在美國尋找到自己的價值和空間。

        從內來看,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明確提出,到2020年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視頻監控體系。

        這是TO G業務未來的主要增量。

        雪亮工程是以城市、鄉鎮和農村三級綜合治理為服務目的的安防體系。雖然經過多年高速發展,但我國視頻監控數量和發達國家比,還有巨大差距,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

        以千人擁有攝像頭數量最多的北京舉例,北京現在是千人59臺,相當于美國平均水平的60%。廣大二三線城市更低,千人擁有數量都在10臺以下,相當于美國平均水平的10%不到。鄉鎮及村一級則近于零(數據來自中泰證券研究所)。

        總結來看,海外市場足夠大,中國的攝像頭遠遠沒有達到天花板,這不僅僅是國家的雪亮工程需要,更是百姓對于自身安全的需要;另外AI安防市場的增量還非常有限,多元化市場還亟待開發。

        雖然大環境看好,但有一點還值得一提。

        從競爭角度來看,?低暤葌鹘y安防公司與華為等跨界巨頭重合的部分越來越多,同時AI獨角獸們也將安防作為重點布局方向。在這輪博弈過程中,?低暤绕髽I的核心競爭力不會改變,但其自身創新業務還未成型,行業價格戰也許會再一次打響,拼刺刀的時刻也可能很快到來。

        相關專題:

        相關新聞:
        加載中...
        加載中...
        头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