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label>
<strike id="gyn4u"></strike>

      <code id="gyn4u"><small id="gyn4u"></small></code>
      
      

        <object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object><th id="gyn4u"><sup id="gyn4u"><acronym id="gyn4u"></acronym></sup></th>

        <tr id="gyn4u"></tr>
        <object id="gyn4u"><option id="gyn4u"></option></object>

        中國安防行業網

        首頁 > 焦點評論 > 正文

        智慧城市建設進入3.0階段,公眾參與成潮流
        2019/4/25 9:07:00   新京報      關鍵字:智慧城市,公眾建設,政府,數據      瀏覽量:
        在雅典的案例中,通過數據和智能設備,公眾獲得了參與城市治理的權限,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城市公眾與政府之間的關系。對于政府而言,借助于這樣的數據、信息,能更快更有效率地解決公眾的關注的問題,不僅提升了效率,也增加了公眾的滿意度、政府辦事的透明率。

        智慧城市建設,絕不僅僅是一項技術活,同時也需要城市居民的參與。智慧城市的建設關乎城市居民的生活質量,而現實中所有的因素彼此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每一項政策的決定都將影響每一位城市居民的生活。

        數據讓公眾獲得參與城市治理的權利

        因此,公眾絕不是智慧城市建設的旁觀者。但公眾如何參與智慧城市建設呢?答案還是在數據之中。

        在中國香港,政府打造智慧城市的七項技術,就包括數據儀表板。香港特區政府采用開放式數據概念,并不斷發布更多數據供開發人員使用。

        今年晚些時候,這個基于網絡的儀表板還將進一步提供給香港居民,展示諸如停車場可用性,天氣數據和交通信息等內容。

        但這僅僅是第一步。在希臘雅典,政府則更進一步,打造了實現城市居民與市政當局之間的溝通平臺,整體上提升了解決城市問題的效率與質量。

        這個啟動于2018年10月、基于云的公民參與平臺,允許雅典市民和游客借助應用程序等,輕松提交他們在城市遇到的問題,表達他們對重要問題的看法。這些問題的解決還將實時同步更新。

        由此,該平臺將不僅僅只是一個反映城市日常問題的工具,同時還在政府與公眾之間建立起了新型的市民關系,一種雙向互動的關系。

        在運營的5個月里,該程序幫助公眾解決了22500個請求,同時向公民發送了8500條短信和2500條推送通知,節省了720個工時,同時將呼叫中心數量減少了三分之一以上,將效率提高了25%。

        在雅典的案例中,通過數據和智能設備,公眾獲得了參與城市治理的權限,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城市公眾與政府之間的關系。對于政府而言,借助于這樣的數據、信息,能更快更有效率地解決公眾的關注的問題,不僅提升了效率,也增加了公眾的滿意度、政府辦事的透明率。

        智慧城市3.0:公民與政府的互動平臺

        這種公眾得以充分參與智慧城市建設的階段,可以視為智慧城市較高級的階段。相較對智慧城市建設的前期,很多基礎設施的更新或建設,都依賴于政府自身。這可以視為智慧城市建設的1.0階段。

        在這一階段之后,也就是智慧城市2.0階段,政府則開始持續性地將各項工作數字化、網絡化,提供越來越多的互聯網服務,讓城市的各項基礎設施與服務建立起連接,將城市“孿生化”——在虛擬世界里打造出與現實世界對應的城市模型。類似這樣的數字工具將是強有力的工具。

        僅僅這樣并不足夠,這并沒有給這座城市帶來靈魂,而是大規模的技術官僚工作的現代形式,并且也離智慧城市的核心有一定的距離。在這種場景之下,城市居民在智慧城市的大結構中是隱身的,匿名的。如何讓城市公眾更好地參加到智慧城市的建設,將成為在此后階段的重點。換句話說,智慧城市最終的目標應該是“公民智慧城市”,也即是智慧城市3.0階段。

        設想一下,根據2017年數據,東京已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城市,人口規模達到4200萬人。根據預測,未來可能進一步擴張到7000萬人。管理這樣龐大的城市,將會是何等的困難。政府領導者除了需要更多的技術工具之外,讓城市居民在某種程度上獲得自我管理能力,或參與城市管理會是另一種解決方法。上述雅典案例中的應用程序、數字儀表盤、數字地圖等工具,都是讓公民參與城市治理的有力工具。

        城市需要數據共享,但需要共享的絕不僅僅止步于硬件與城市的連接,同樣也需要人與城市的連接,需要在公民、政府與企業之間建立起連接。在這樣的階段,城市本身就是公民、企業與政府等不同機構群體互動的平臺,合作的平臺,共同創造、創新的平臺。

        “公民智慧城市”絕非城市領導者角色的消失

        而在這樣的關系結構中,城市的領導者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不應該把自己當作城市官僚主義的管理者,而是城市社區共同的建設者。這樣將更有助于城市領導者與市民之間建立、培養起信任、和諧的關系。

        當然,在這樣的關系中絕非意味著城市領導者作用的消失,相反城市的領導者需要成為公民中心的強者,為城市的智慧化方向確定目標,為城市公民提供其期望的服務和體驗,同時促進城市各個行政部門間的合作,并讓這些部門向公眾開放大門,與之對話。這對城市的領導者而言,絕非輕易的事。

        部門間各自為政是很多城市在打通數據、共享數據階段就常常不得不面對的障礙與難題。在以數據為驅動的治理模式中,需要政府人員由過去傳統的經驗與規章辦事的風格中,轉向以數據為導向的治理模式,這本身也是巨大的挑戰。最后,在以城市公民為中心的智慧化建設過程中,如何推動各政府職能部門與公民之間形成互動關系,同樣也會是個巨大的難題?傊,這都將有賴于城市領導者的思維與角色轉變。

        在此之外,由于上述許多應用程序、數字工具都是基于具備數字化能力的人群,對于缺乏數字化能力的人,如老年人、殘疾人等,則可能因為“數字鴻溝”而無法成為城市治理的一部分,這也是城市領導者所需要考慮的。

        □鄭偉彬(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相關專題:

        加載中...
        加載中...
        头彩彩票